新闻中心

您所在的位置:

新闻中心>民生

那些被“毒”害的青春

新闻来源:遂宁新闻网 更新时间: 2018-06-30 08:37

悔恨的泪水      刘昌松 摄

戒毒人员每天都要学习   胡蓉/摄

船山区永兴镇,遂宁市强制隔离戒毒所。

近3年来,共有1800多名强戒人员来到这里。其中,有迷失的成功商人,多次戒毒的年轻母亲,曾获金牌的游泳队员……毒品扭曲了他们的心灵,也让他们的家庭上演悲剧。

6月26日,第31个国际禁毒日。记者走进遂宁市强制隔离戒毒所,听戒毒者亲口讲述他们如何堕入深渊,又如何悔恨挣扎的故事。

为减肥而吸毒,母亲气得一夜白发

讲述人:王红  毒龄:10年

身高1.52米,体重100斤。进入戒毒所3个月后,这样的体重数据让王红颇为高兴。“进来后戒了毒瘾,生活有了规律,体重比刚进来时胖了20斤。”她还特意写了信给在外地的母亲,希望已经白发的母亲能够放心。

为减肥而吸毒,这种看似荒谬的事情,却是王红堕落的起因。

因为体质易吸收,生于八十年代的王红从小就胖乎乎的。2007年,身高1.52米的她体重已有120多斤。看着青春靓丽的同龄人,王红因为肥胖而自卑着。节食,按摩,吃减肥药……她试了很多办法,体重却一直居高不下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王红遇见了以前同样肥胖如今却变得苗条的朋友,遂向其“取经”。朋友的“秘方”居然是:每天吸一点毒品就不会再长肉!为了减肥,王红开始接触毒品。

第一次吸食毒品后,王红出现了反胃、连续多晚睡不着觉的情况。原本打算放弃的她,一周后发现体重真的减了6斤。“惊喜”过度的王红决心继续吸毒减肥。

由最初的几天吸一次,到后来的每天都要吸食,王红在毒品中越陷越深。尤其是在与丈夫产生矛盾后,从安徽返回老家遂宁的王红每天就躲在母亲家中打游戏。直到今年3月,因吸毒出现幻听、幻觉的王红被警方送至强制戒毒所时,母亲才知道女儿已经吸毒十年了。

“我妈真的是一夜白头。”想到给母亲带来的伤害,王红忍不住哭了。因为女儿吸毒,受不了街坊们指指点点和诧异目光的母亲,年过六旬却不得不离乡背井去了安徽。

王红知道自己错了。进入遂宁市强制戒毒所后她积极接受治疗,努力矫正自己的不良生活习惯。“出去后,我想回安徽好好带儿子,好好地孝敬父母。”镜头前的王红脸色红润。

赶时髦而吸毒,被亲戚朋友“拒来往”

讲述者:倪花   毒龄:8年

出生于1996年的倪花长得很漂亮,一笑时,两个小酒窝更为她增添了几分甜美气息。

倪花有两个梦想:小时候想当既漂亮又神气的空姐,长大后想当幼儿园老师,给一群“小萝卜头”带去欢乐。

然而,她的两个梦想都落空了。当同龄人正享受着青春的美好时,倪花因为吸食毒品已几进戒毒所。两个梦想也离她越来越远。

2011年,正读初一的倪花随朋友到其舅舅家拿物品,亲眼目睹了朋友及其舅舅在她面前吸毒的过程。朋友还热情地邀请倪花一起吸食,告诉她“这是一个很时髦的事”。

为了跟上这个“时髦”,倪花开始和朋友一起吸食毒品。第一次吸毒的滋味并不好受,倪花出现反胃、睡不着觉的强烈反应,上课时精神恍惚还差点被请家长。小姑娘暗自下定决心:“今后再也不吸了”!

两个月后,当朋友以“落伍”奚落她时,不服气的倪花再一次吸食了毒品。从此,她的成绩直线下降,本来还可以冲刺蓬溪县重点高中的她,变成了全年级垫底的那一个。

戒毒最难戒心瘾。为了当好幼师,倪花每天老老实实地上下班,幼儿园、家庭两点一线的生活让她远离毒品一年多时间。然而,在结交了吸食毒品的男友后,心瘾难戒的她又被重新带回了吸毒的圈子。

吸毒的经历让倪花成为了人见人躲的“瘟神”。逢年过节走亲戚,亲戚都会委婉地劝她“少出门,莫丢人现眼”;昔日同学好友街头相遇,对方也会利索地转身当做不认识;就连邻居也严禁小孩到她家串门,就怕被传染吸毒……

“这一次,我是真的想把毒戒了。”进入遂宁市强制戒毒所快一年,精神面貌已恢复正常的年轻姑娘痛定思痛,态度十分坚决。因为真心喜欢孩子,她希望今后还能再当幼儿园老师。

为解酒而吸毒,曾经的愿望成奢望

讲述人:何淮  毒龄:10年

2009年,是“80后”何淮的一道人生分界线。

2009年前,尽管只有初中文凭,但开挖掘机的何淮每月有五六千元的丰厚收入,加上其性格爽朗大方,是亲戚朋友眼中“有出息的能干人”。

年轻的何淮没有太大的心愿:他只想找一个喜欢的姑娘组成一个幸福的小家庭,两人一起把孩子培养成才。“我自己读书不行,就想把这个希望放在下一代身上。”何淮的小愿望很朴实。

2009年后,何淮的这个小愿望因为毒品变成了奢望。那一年夏天,他和朋友在大排档吃宵夜,因为高兴多喝了不少酒。朋友拿出毒品邀请他一起吸,并告诉他“这个可以解酒”。

第一次吸食毒品后,何淮心里难受得整夜睡不着觉。然而他并没有将这种难受放在心里,半个月后的又一次聚会上,同样的“解酒”理由将何淮慢慢地拖进了吸食毒品的深渊中。

“这也怪我自己远离毒品的意识不强。”接受采访时,身高1.78米、平时爱好打篮球的何淮觉得很后悔。因为吸毒,平时干活勤快的何淮变得非常懒惰,体重也由150斤降到100斤。吸毒十年,何淮觉得自己就像做了一场噩梦:工作没了,也不敢去相亲认识女孩子,担心“自己吸毒会害了别个”。

2019年2月14日,在西方情人节这一天,何淮走进了遂宁市强制戒毒所。他想远离毒品,他想找回自己当年的那个小小心愿。“肯定有些困难,但是我会努力的。”正积极配合戒毒治疗的何淮,脸上的笑容显得格外灿烂。

 (文中人物系化名) 


责任编辑:杜鹃    编辑:杨安杰

遂宁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news@snxw.com 举报电话:0825-2321500

地址:四川省遂宁市遂州中路718号 邮编:629000 电话:0825-2321500 传真:0825-2324488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1120170008 蜀ICP备05003517号 川公网安备 51090302000108号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川B2-20110150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川)字第101号
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举报中心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网络110
报警服务
网上有害信息
举报专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