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您所在的位置:

新闻中心>巴蜀周末

那年“六一”

新闻来源:遂宁新闻网 更新时间: 2019-06-03 07:56

那年“六一”

文/张先国

我虽已“奔六”,但对儿时过“六一”的趣事仍然记忆犹新。

我的老家在遂宁市安居区安平乡轿顶村闫家小湾。那时的农村没有幼儿园,自然就没有在幼儿园过“六一”的记忆。那时的小学只有5年。上村小5年期间,校舍3次搬迁,从二生产队的闫家祠堂搬到三生产队的刘家祠堂,再搬到七生产队的吴家祠堂。校舍越搬越远,我也渐渐长大。

 9岁那年,刘家祠堂的村小地盘狭小,庆祝“六一”需到安平乡上集中。天不见亮,父母早起,用新麦子磨成的面粉、新菜籽榨成的香油,把关爱揉入了面团、牵挂注入了烙饼。东方欲晓,莫道君行早。当我穿上新“钻钻”(背心)、系上红领巾,拿起父母烙好的几个新麦饼子出发时,山路上已有三三两两小伙伴蹦蹦跳跳的身影。

 五里山路,很快就走完了。来到乡小操场,已是人声鼎沸。找到女老师,画个红“摩登”(脸蛋),像个猴子屁股,滥竽充数,唱歌跳舞。临近中午,准备打道回府。但来时路上,早已把当午饭的新麦饼子吃得干干净净,此时也是饥肠辘辘。

乡场上只有一家小食店,是我味蕾中的圣殿。三家公社新调来的卓癞子是那食店的厨倌师,是我心目中的厨神。尽管他有头疾,时有发痒,一手煮面条,一手挠头皮,但我仍然望着眼馋,哪还在乎他那头皮屑。

无奈何凑不出8分面钱,只好吞吞口水,过过眼瘾。

“馋”则思变。没钱买面吃,就去吃李子。“六一”下午有半天假,我中午没有回家,跟着大哥哥,跑到10里开外的邻县安岳石鼓乡高大口村吃李子。那里的李子树很多,大集体管得不是很严,当地村民又很淳朴,我们说点好话,摘点李子吃,只要不带走,一般不挨揍。农村话常说“桃慌李饱”,意思是桃子有毛吃了心慌,李子肉实吃了易饱。这话是真实的,那天吃了李子真的不饿了。

夕阳西下,匆匆回家。一路的刘“屎娃”(同班同学,因一次上课时大小便失禁拉了一裤裆,被起了这个绰号),说他远在新疆建设兵团就职的幺叔,给他带回了几本连环画。我听后央求他借给我带回家看一晚上,他不干,只让我去三生产队他家看。于是我们加快脚步,一起到他家,把书翻了又翻,仍爱不释手。

刘家煤油灯盏点亮时,我才起身,出了院子,撞起胆子从三生产队的一片坟山地旁奔跑过,汗涔涔地跑到我家附近的院子时,小伙伴们早已在院坝里嬉闹。

责任编辑:杜鹃    编辑:莫莉

相关新闻

今日关注

遂宁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news@snxw.com 举报电话:0825-2321500

地址:四川省遂宁市遂州中路718号 邮编:629000 电话:0825-2321500 传真:0825-2324488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1120170008 蜀ICP备05003517号 川公网安备 51090302000108号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川B2-20110150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川)字第101号

遂宁市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电话(传真):0825-2988759 邮箱:sn_wgb@126.com
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举报中心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网络110
报警服务
网上有害信息
举报专区